微公网 » 服饰搭配控 » 为赌气她嫁给了街边的乞丐,没想到这个老公却......

为赌气她嫁给了街边的乞丐,没想到这个老公却......

2016-08-21 | 服饰搭配控


静寂的夜里,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刺破了夜的宁静。

漆黑的破败别墅里,客厅空荡荡的,只有沙发和一架三角钢琴摆放在角落里,用防尘白布蒙着,古老的落地钟发出随着钟摆的撞击,发出沉重的声响,挂在墙壁上的几幅油画在夜的点缀下,似乎也诡异了许多,落地窗外的枝桠随风摇曳着,影子凌乱的在地上摆出魑魅魍魉的形态,偌大的客厅里,居然透着一抹瘆人的意味。

客厅角落里,还有一滩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液。

这滩血旁边,赫然是一个容色憔悴惨白的女人,被人五花大绑的绑在角落里的柱子上,身上残存着几缕火红的衣料,流出暗红色的血液早已经干涸,身上不着寸缕,白净雪嫩的肌肤上满是污浊与伤口,甚至不少伤口已经开始发黑流脓,发出阵阵腐臭的味道。

这般场景,诡异得骇人。

“吱呀……”

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了这份寂静,客厅玄关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绝美女子身披着Ru白色珍珠披肩缓缓走了进来,唇角间挂着淡淡的微笑,流露出一抹撩人的风情,五官精致绝美,仅存的一丝岁月痕迹被精致的妆容遮掩住,整个人仿佛是一只馥郁高洁的蓝色郁金香,有着令人为之神往的绝美。

蓝色长裙的绝色美人熟络的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架仿古银质烛台,用打火机点亮蜡烛,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她的身周,徐徐走到那凄惨女人面前,小脸上露出一抹嫣然笑容,用十分惊奇口气啧啧称奇,“叶妩,你还真够顽强的,这样你都没死。”

听见绝色佳人的声音,形容恐怖的叶妩翛然睁开双眼,可令人万般惊恐的是,她那张森然的脸上早已没了眼眸,只剩下了一对空洞洞的眼眶!

手筋脚筋被人活活挑断,膝盖骨被敲碎,原本妩媚的容颜现在成了恐怖的魔鬼,姣好白嫩的脸蛋上被人划了十几道口子,就连双眼都被人活活剜去,眼眶仿佛是两只窟窿……骇人不已。

叶妩翘起嘴,恐怖丑陋的脸上,露出一抹森然而仇恨的恐怖笑容,沙哑的嗓音如同风箱般发出刺耳的声音,“蓝梦,你都没死呢,我叶妩又怎么舍得去死!”

绝色美人蓝梦笑了笑,根本没理会叶妩的挑衅,反而笑得越发优美绝尘,“叶妩,前几天那几个乞丐把你伺候得可好?我听明翊说,你天赋异禀,个中滋味令人**无比呢……如此美好,我自然舍不得就这么杀了你,找几个乞丐侍候你,让他们也尝尝你的滋味,毕竟,有好东西要大家共享嘛。”

“那我就谢谢你了……就算被几个乞丐侮辱,也总好比过跟狼心狗肺的君明翊共枕十年!”叶妩居然笑了起来,笑得那般邪佞张狂,尤其配着她那张魔鬼般恐怖的脸,便显得越发的诡谲森然,“临死之前,还能给他君明翊戴上几顶绿帽子,我叶妩赚大发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妩突然诡异的裂开嘴角,噗的一声,一口唾沫直接吐在了绝色美人的脸上,满是恶臭!

啊的一声尖叫过后,蓝梦赶紧用披肩擦掉自己脸上的唾沫,顺手抓起另外一只烛台,抬手就向叶妩的身上刺去,一边刺一边叫骂,“叶妩,你个贱人!”

“跟你们君家相比,我叶妩还贱得不够彻底!”被摧残如鬼的叶妩咧嘴冷笑,“弟弟给哥哥戴绿帽子,又将我这个正牌妻子踩在脚底,让我为你君家当牛做马十年,如此不够,还欺骗我妹妹的感情,香没我叶家产业,骗取叶氏祖产,最后丧尽天良的害我叶家灭门!”

“那是你们叶家太蠢!”

蓝梦悄然绽放出一抹娇美温柔的笑容,温婉柔弱中却带着刺骨的森然与冰冷,音量骤然抬高,“你活该!你为他苦熬多年,又亲手把他送上青云……可那又能怎么样?他功成名就,而你叶妩却人尽可夫的婊子,成了我手上的出气虫!”

叶妩轻哼一声,森森的道,“爱上君明翊那种人渣,是我蠢,我承认……可是,蓝梦,你觉得你能比我好多少?别以为你飞上枝头变凤凰,从小小的养女变成世家千金就多了不起,我叶妩今天的下场,就是你蓝梦的明天!你可别忘了,他君明翊在外面到底有多少女人?”

最后一句话,彻底点燃了蓝梦本就脆弱的神经,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恨不得一块块的吃光她的血肉,尖锐的嗓音似乎在宣泄她的痛苦,“才不会!明翊是爱我的!他跟别的女人只是虚以委蛇!而你有今天,这是你的报应!凭什么你能那么幸福的嫁给君明翊,而我却只能跟她哥哥那个残疾废物过一辈子!”

“我跟明翊那么相爱,凭什么你要霸占他十年?从始至终,明翊爱的只有我一个人,凭什么你却可以正大光明的成为他的妻子,而我只能做他的嫂子,在暗地里当个见不得光的可怜虫?我蓝梦天之骄女,哪样比你差!叶妩,你有今天的下场,这是你活该!而我等了十年苦尽甘来,这是我应得的!”

说着,蓝梦委屈的眼泪顺流而下,可脸上却挂着那般得意而猖狂的笑容,从手包里取出一把水果刀,一边慢悠悠的划开沐青瓷的皮肤,一边轻声呢喃道,“叶妩,你知不知道?一个月前,我跟明翊正式举行婚礼,他已经入赘到我蓝家了……你说你何苦呢?嫁给他十年,为他当牛做马,对他掏心挖肺,对他死心塌地,到头来,你的丈夫却亲手灭了你叶家满门!”

“呀,对了,你知道你为什么十年都没有怀上孩子吗?叶妩,是你的好丈夫,在你们新婚第一天,亲手给你下的绝孕药,罪魁祸首的他,却道貌岸然的因为你无子这件事,而指责了你十年!”

“叶妩,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死党闺蜜左咏儿是怎么死的?咯咯……她呀,不是死在了战场上,而是死在我的手上呢,是我把她卧底的消息送给那些人的呢,别太感激我!”

“对了,还有那个死党金铛铛,你知不知道她变成什么样了?脑袋大如篮球、身子细若竹竿,用锁链锁在我蓝家的实验室里,那模样……活脱脱是个怪物!”

“还有呢,叶妩,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叶妍跳楼时的死相有多凄惨?从高楼上跳下来,摔成了肉饼,死的时候,眼睛还瞪得**的,死不瞑目呢,哈哈……她至死不敢相信,她深爱的君明翊是害了她全家的凶手!你妹妹叶妍……简直比你还蠢!”

“你爸爸**时的那一幕,你知道他有多可怜吗?颤抖着手,不敢开枪呢,脸都吓白了,可是你的好丈夫君明翊亲手帮他的呢,你瞧,明翊他对你对好……”

听着蓝梦一点点的描绘着家人惨死时的惨象,双眼被剜去的叶妩早已经没了哭的能力,只能发出撕心裂肺的狂**,“——蓝梦,你们不得好死!我叶妩就算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她恨!

恨得入骨!

“蓝梦,你给我记住……我叶妩就算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叶妩尖叫了起来。

推门声应声而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即那个宛若迷梦般的男音响起,没有了昔日里对着叶妩时的温情脉脉,反而带着一丝嫌恶的漠然疏离,平静得就仿佛是碾死了一只蚂蚁,“梦儿,怎么还没玩够?没有了利用价值的臭虫,亏你还能玩了这么多日子。”

蓝梦娇美慵懒的躲进对方怀里,咯咯的笑了出了声,对着叶妩肆意的嘲弄道,“叶妩,听见没有?你的丈夫……哦,不,你的前夫,说你是臭虫呢。”

叶妩恨极欲狂,从嘴角里挤出一抹冷笑,“想不到你这个贱人还能听懂畜牲的话,啧啧,果然是同类啊。”

不等叶妩的话语落音,小腹却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缱绻温柔的男Xing声音传来,带着些许迷离的冰冷,“阿妩,你的身体让我很满意,但是你的那张利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亲爱的,既然这么讨厌她,不如你亲手杀了她?”蓝梦回首,笑吟吟的凝望着俊美如画的男人,美眸里满是一派戏谑,手上却递过一把尖刀。

他的视线轻轻扫过面前的剪刀,雅致颀长的身形映在烛火中,却冷得骇人。

“好。”

深沉温柔的嗓音,却薄凉得刻骨。

平静的看了一眼面前银光闪烁的尖刀,他轻轻的抬起眼眸,那双温情脉脉的眼眸里,满是一派缱绻柔情。

白净修长的手轻轻握起尖刀,精致如玉的指关节耸起,银光闪过,直接捅在了叶妩的心脏!

温热鲜美的鲜血喷溅在对方俊美深沉的脸上,顺着额头滴落下来,映衬着俊美雅致的面容,平添了一抹无情和狰狞……

只是,对方温柔的眼底,始终是那般不动如山的淡漠平静,就好像,他杀的不是结婚十年默默付出的妻子。

“如果你真的爱我,那就为我去死吧,我会感激你的……”对方如是道。

生命里的最后一刻里,叶妩空洞洞的眼眶里,满是滔天的恨意与不甘!

双眼已瞎,可叶妩的耳朵却没聋,感官没丢,只察觉得蓝梦凑到自己耳边,用那柔美天籁般的嗓音倾吐出最后一句话:“沙扬娜拉……”

叶妩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哑声,脑海里只盘桓着一个念头。

如果有来世,君明翊、蓝梦,我愿化作复仇修罗,向你们索取这一世你们欠我的一切!扒开你们两个伪善的面具,我会把这一世所有的痛苦与仇恨,如数奉还!

仲Chun的北宁市,还带着几分料峭的凉意,抽了绿叶的柳枝摇摆在清晨的熹微中,映衬着周边的大片草坪花坛,处处洋溢着清新的味道,沁着青草吐露出的芬芳。

作为北宁市标志Xing的一级公路——市政大道,绿化水平自然更加不用说,整齐干净的八排车道,整条繁华的大道交通井然有序,甚至都听不见半声车鸣,漫步在这条大道上,行人都似乎情不自禁的高昂起了头,在为整座城市的繁荣而感到骄傲。

可今天,这条代表着北宁市脸面的市政大道却难得的热闹了起来,一列足足上百辆豪车超跑组成的婚车送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吸引了所有眼球,抵达交通岗时,红灯居然临时起了变化,足足在绿灯处停留数分钟,只等着这个“豪车军团”全部通行过后,这才重新恢复正常。

这样令人震撼的一幕,惹得不少过路的行人纷纷驻足围观,就连过路的车辆们也趁着红灯的空隙纷纷探出脑袋,向外张望着。

啧啧,能在市政大道上这么张扬高调的,那可不多见。

当他们看到车队里几辆威风凛凛的黑色豪车挂着的车牌照时,却不约而同的哑了火,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打头的那几辆黑色轿车可是那几位大人物的专属座驾!

几个正好路过的当地富豪们满眼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这列车队,委屈羡慕的小眼神几乎要将这队花车香没,恨不得冲上前去取而代之。

富豪们家中儿女结婚,顶多是招揽上一列豪车车队,去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地界上招摇一番,让那些普通人和平民们羡慕嫉妒恨一通,至于跑到这条代表着权势的市政大道上来转转……嘿,亲,咱不带这么找死的!

这些富豪们自诩为上流社会,不过是自欺欺人,哪里有胆子跑到这条市政大道上得瑟,更别提这么堂而皇之的以上百辆豪车的标准在市府门口路过,甚至让市府前的红绿灯为之变化!

能让婚车队伍在市府门口畅通无阻,甚至用上市府几大boss的座驾,这场婚礼的主角身份几乎呼之欲出!君叶联姻!

君家,北宁市两大世家之一,北宁市的土皇帝,家族之**多声名显赫,几乎把持了北宁市和附近省份的半壁江山,当今君家掌门人君老夫人更是从京城退下来的铁娘子,威望极高,手腕了得,而今天的新郎君三少则是她最宠爱的孙子……

毫不夸张的讲,君三少跺跺脚,北宁市及附近的几个省份都要颤抖上几分!

这位君明翊君三少,可是君家三代中的翘楚,也是内定的未来君家继承人,地位崇高、权势显赫,少年时就已经成为北宁市四大名少之首,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更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一路青云直上,直到前些日子,以二十七岁之龄,升迁到了别人一辈子都坐不上的位置,年纪轻轻便直接身处高位!

如此出众的君三少,不论是家世、样貌、能力抑或品Xing,都是豪门世家子弟中最顶尖的存在,听说外形俊美非凡,号称是北宁市“双骄”之一,从未与任何女人有过半分瓜葛,极其自律……就单凭这一点,更是让无数女人为之倾倒,让无数女人为之痴迷不已,疯狂的想要嫁给这位君三少。

君明翊,位列本市豪门世家千金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而今天的新娘,则是北宁市四大豪门之一的叶家大小姐叶妩,一位低调到近乎于小透明的豪门千金,却出身最为古老的豪门叶家,听说和新郎君明翊是青梅竹马,这段婚事可是十多年前两位老家主定下的,如今正好叶妩刚满二十岁,两家便大张旗鼓的为两人举行了举行了婚礼。

似乎为了挑战围观众们的神经,一阵轰鸣声翛然从天边传来,不少人循声望去,却见两架直升飞机从天边徐徐而来,直到近了些,众人才看清,直升飞机上居然印着一个双喜的字样!!

整条主干道集体哗然!

用豪车迎亲,他们倒是见过,可是用直升飞机来迎亲……这可是这些年来的头一份!

普通百姓们自然是羡慕嫉妒恨,就连路过的土豪们也都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君叶两家联姻,居然能搞得这般强势而又奢华!简直就是在挑衅整个上流社会的脸面!

可还没等八卦众们从直升飞机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婚车车队向前行驶的过程中,翛然从一旁停滞的车辆里冲出一辆改装车,轰隆的马达声几乎要盖过了一切的声音,在众目睽睽之下,改装车直奔着车队里最为名贵的那辆银色全球定制豪车而来,猛踩油门时,轮胎摩擦沥青时发出的刺耳尖锐声几乎传遍了半条大道!

“嘎吱——!”

眼见着那辆改装车明显向自己撞来,银色婚车驾驶室上的司机利落的猛打方向盘,脚下踩着油门,想要躲开这辆改装车,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改装车早已经逼近跟前,且听得砰地一声巨响,两辆车终于撞在了一起!

缓慢行驶中的银色婚车被改装车巨大的冲击力撞飞了出去,车身在宽阔的道路上打了好几个圈,刹车声和轮胎剧烈摩擦声刺耳锐利震得人耳膜生疼,撞到护栏时,硬生生的被反弹了回去,直接又撞到了道路最左边一辆正常行驶的黑色轿车!

好死不死的,银色婚车在撞到护栏时,油箱被撞漏了。

只可惜,预想的爆炸声没有传来,改装车的车主明显低估了这辆定制版银色豪车的结实程度和抗撞能力,也低估了司机的车技,这般强烈而又疯狂的撞击,居然被躲开了要害,只是将银色婚车撞漏了油箱,撞瘪了车身侧,没有撞到发动机,只是擦了个车边,完全没有计划中的惊天爆响……

那辆罪魁祸首的改装车里,一个模样娇小可人的少女懊丧摘下头盔,双眸怨恨的望向银白色婚车里的那道穿着白色婚纱的高贵身影,恨恨的咬了咬唇瓣,才出了这么点动静!该死的,肯定撞不死叶妩那个贱人了!

而另外一边,那辆路过被殃及池鱼的黑色轿车里,一双邪魅深邃的狭长鹰眸翛然睁开,银灰色的双眸犹如两团漩涡般引人眩晕,车窗向外扫去,随即声音响起,带着点调笑和森然的味道,喃喃自语道,“撞坏了我的车子,啧啧,跟你要多少赔偿才好呢……”

灵魂似乎还停留在在死前那刻骨铭心的疯狂与恨意中,她从来都没想到,跟君明翊结婚这十年,居然只是一场阴谋,为的是叶家的亿万家产,她的温顺善良换来的是丈夫变本加厉的羞辱和利用!

恨!

好恨!

恨得噬心蚀骨!

叶妩清晰记得,结婚十年的丈夫君明翊亲手将那把开了刃的军刀刺进自己的心口,巨大的痛苦传遍全身,心脏越跳越缓,呼吸似乎都停止了下来,意识渐渐涣散,紧接着便是过往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时间如同倒带般迅速回流倒退……这就是死亡时的感觉吗?

可为什么自己还会感觉到痛?

不,痛的不是胸口,而是……脑袋?

“喂!喂!叶妩,死了没?死没死?没死的话吱一声……”

一个冰冷的娇俏娃娃音在耳畔传来,那熟悉的清脆嗓音几乎让叶妩以为自己产生了死亡时的幻觉,可随即的,一只冰凉凉的小手贴上自己的脸颊,熟悉的凉意带着刻骨的暖意,几乎让叶妩沉浸在这片刻的温暖中,无法自拔。

“铛铛……”叶妩颤抖着声音,温热的眼泪簌簌的顺着脸颊流落下来……

等等!不对!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眼泪?

叶妩猛地一愣,翛然睁开双眼,却见一个萝莉模样的少女就坐在自己身边,穿着一袭白色伴娘洋装,白净的小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戴着一副细丝框的眼镜,透过镜片,那双溜圆的黑眸正瞪着自己,唇瓣紧抿着完全是一副面瘫相。

金铛铛?

她不是被锁在蓝氏的实验室里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

金铛铛,金家千金,也是叶妩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明明跟叶妩同龄,都是二十岁的年纪,偏偏只长了十二岁的脸蛋和身高,外加萌萌的娃娃音,完全是只**萝莉,只可惜了她那张冰块似的面瘫脸和超过200的智商,完全是个绝对天才、实验室宠儿,手上研发出了数百项专利技术和新发明,却成为别人狩猎的目标,最终被囚禁在实验室里沦为工具。

“睁眼了,那就没死。”

少女推了推眼镜,从自己的手包里掏出卫生纸巾,一巴掌糊在了叶妩的额头上,止住了从额头上滴落下来的血。

叶妩傻傻的愣在那里,思维完全陷入了混乱中。

素来情商为负的金铛铛只当叶妩是被吓傻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扒了扒她的眼皮,眸光扫过她眼底的血丝,清脆又冰冷的娃娃音随即响起,“额头撞破了,初步判断轻微脑震荡……婚礼完毕之后,需要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

结婚?

似乎是这个恐怖的词语惊醒了叶妩,她茫然的低下脑袋,看了看自己身上洁白的婚纱,又抬起脑袋,看了看车窗外熟悉的街道和建筑物,忽然疯了似的翻起自己身边的手包,从手包里掏出手机,打开日期和时间一看。

2041年5月2日。

原来,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自己跟君明翊结婚的那一天!

两行疯狂的眼泪悄然从眼底倾泻而出,可唇角却划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苍天不负,我叶妩还活着!还有重新来过的那一天,君明翊,你给我等着!这辈子,我要你身败名裂,我要偌大君家灰飞烟灭,我要你的情人生不如死,我要所有伤害过我的人跪在我面前哭泣忏悔!

上辈子,叶妩的噩梦就从这场婚礼开始。

君明翊娶她,不过是利欲熏心的贪婪。君家贪图叶家财产,继续世家的百年繁荣鼎盛,送他青云直上……只是在十年后,情妇华丽变身为京城世家之女时,这个男人义无反顾的将刀子捅向了结婚十年的妻子!

是她叶妩瞎了眼,一心做个好妻子,为丈夫甘愿敛去锋芒,鞠躬尽瘁的给君家当了整整十年的贤妻佳媳,忍受着婆婆的苛待、小姑子的**、一大家子的利用,却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根本就是一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算计她到死不说,害得叶家破人亡,还将她送给情妇折磨羞辱,最后,又亲手将军刀送进她的胸口!

这辈子……叶妩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想到这,叶妩陡然睁开双眼,却用微垂的眼皮掩去眼底的一切仇恨与疯狂,脸上挤出一抹诡异而又兴奋的笑容,喃喃的道,“君明翊、蓝梦、君家……等着我。”

看着叶妩剧烈变幻的脸色,金铛铛推了推眼镜,那双溜圆的眼眸里流露出些许兴趣的神色。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