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公网 » 穿衣搭配小精灵 » 婚宴还没结束,我的新婚老公就在休息室**!……

婚宴还没结束,我的新婚老公就在休息室**!……



是个人都有犯浑的时候,苏末也不例外,而且今天她这个浑犯的还不轻。

 

锦州酒店808号房间门口,苏末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房门。

 

“吧嗒!”一声,门开了,迎接她的果然是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确实可以靠脸吃饭的男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的俊朗让人疑心他是不是去某国特地整过的。

 

不过,做这一行的,整过也正常。苏末心想。

 

“愣着干嘛?让我进去啊?”苏末有些不满,瞧这男人裹着个浴袍,露出精壮的胸肌,明摆着已经洗好等她很久了。可她来了,他却斜倚着门框,用盯贼一样的眼光打量她。

 

好吧,这一招欲拒还迎确实更勾人!

 

苏末扬起小手,嗔怪的推了男人一把,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而且是直奔正**那张温被软枕的大床。

 

“过来!”

 

苏末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半支起身体,冲男人勾了勾手。

 

男人俊挺的眉拧的像一根麻花,缓慢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侵入他领地的女人。

 

“你是谁?”

 

他口气微凉,眸光也散出冰一样的气息。苏末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加荡漾,“耶?现在的鸭子都这么傲娇了?还要雇主先自报家门才肯做吗?”

 

鸭子?男人的脸像抹了锅灰一样阴沉。

 

苏末眼中波光转了转,索性翻身起来,扑到男人的怀里,一手揪住他裹在下半身的浴巾,一手直接戳着男人的鼻尖。

 

“记住,我是萧然的未婚妻,未来的萧太太,记住了?”

 

白皙却冰凉的小手拍打着男人的脸,苏末此时却笑得呲牙咧嘴。

 

“萧然?末然广告的萧然?”男人捉住苏末那只无法无天的手,凝眉问道。

 

苏末眨了眨眼,不高兴道:“你哪那么多问题?罗嗦。难道上你给钱都还不够,还得看身份配不配?当个鸭子还这么墨迹。你有点职业道德没有?”

 

嘟囔着,气不顺的苏末干脆小手一勾,把那挡羞的浴袍给扯了。

 

男人气息一滞,挑起苏末的下巴,眸中掠出潋滟的笑意:“萧太太,你确定你不是在找死?”

 

“找死?那好吧,快让我死吧。”

 

苏末语焉不详的呢喃一声,踮起脚跟,凑上男人的唇。

 

女人散着酒香的唇主动贴上来,男人的目光沉了一下,他是没动,可下一秒这女人的胳膊就像藤蔓一样的缠住了他……

 

她还穿着衣服,从衣着上看属于保守一类。可是,她的动作却这么放肆,这么销魂,这么……让人有些把持不住。

 

“好吧,萧太太,我满足你的要求。”

 

男人轻笑一声,随手捞起八爪鱼一样几乎整个贴在他身上的苏末,走向那张大到一看就令人想入非非的大床……

 

第二天,苏末一睁眼就被一抹强烈的光线给刺到了。外面阳光明媚,艳阳高照,而这房间里面……

 

处处都飘散着荷尔蒙的气息。

 

想起昨晚的事,苏末打了个冷颤,翻身坐起,扭头四处一看又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要不是特意灌了一瓶酒,还在酒里给自己下了药,她还真做不出这样的事。幸好那鸭子懂事,没等到她醒来,否则她一定会尴尬的。

 

颤颤巍巍的下了床,苏末在心里给这个鸭子的职业能力打了个负数。为什么是负数呢?不是说不行,而是太行,行的她现在几乎站不住……

 

下了床,她的目光触到床上那一点落红的时候滞了一下。坚守了五年,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失去。真是可悲!

 

定定神,目光挪开,她看见了床头放着的一张纸条。

 

捻起一看,上面的字让她脑袋里‘轰’的一声炸起了无数金花。

 

纸条上云:“萧太太,下次再约的话打这个电话给我……”

 

她真的告诉那鸭子她是萧太太了?萧然的名字也说了吗?脑袋大了……喝酒误事,自己给自己下药更是傻逼加上二货才干的事啊。

 

苏末后悔不迭,肿痛又让她几乎寸步难行,索性一屁股跌坐到床上捏着纸条发呆。正想着下一步怎么办,手机响了。

 

“末末,你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这次豁出去要把自己的处给献出去,给萧然带个绿油油的大帽子吗?怎么昨晚又没去?小陈在708等了你一个钟头,都没见你……”

 

“等等,你说是708?”

 

那头沉默了一会,又肯定的道:“是啊。怎么?你该不会走错了房间?上演了小说里的戏码进错房上错人?”

 

“没,没……”苏末结结巴巴的打断对方的话,“那个,我昨天不舒服啊就没去了。”

 

“那好吧,今天呢?还要不要了?”

 

“不要了。谢谢你文姐……”

 

苏末赶紧掐断了电话。这么说她不但犯了一把浑,事实上连人都搞错了?那那个男人是谁?她盯着纸条上苍劲有力的几个字发了半天呆,脑袋都想疼了。

 

最终她把纸条揉成了纸团,起身拉开窗户,‘嗖’的一声扔了出去。

 

算了,错都错了,想这么多也没用。反正她报的是萧太太的名号,就算真有人找来,倒霉的是萧然和秦晚又不是她。

 

胡思乱想了一阵,苏末整理好了衣服,出了房间来到酒店的停车场,上车径直开去了位于市中心的‘末然’广告公司。

 

走到前台,苏末停了一下:“萧总今天来了吗?”

 

前台小妹笔直的站在苏末面前,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奇怪,说话也坑坑巴巴,“来,来了……”

 

苏末目光转了转,没再说什么,径直走了进去。

 

这间广告公司是她和萧然一手创办的,从最初的工作室发展成了现在这间在本市也算颇有名气的中型广告公司。前二年公司在起步阶段他们都没有考虑过结婚问题。如今公司上了规模,她想结婚了,可萧然却……

 

苏末现在想结婚这个事也该一鼓作气说结就结,你等外界条件成熟了,新娘就不一定是你了。

 

在公司里,萧然任总经理,她任副总经理,所以办公室也是分开的。

 

以前,苏末来找萧然从来就不用敲门,因为那门从来没关过。直接,敞亮,一眼就能看透。

 

可现在不行了。萧然养成了关门的**惯,每次她都要拧开门锁才能进去。而今天,更是过分,她拧了门锁,门也没开。萧然把门从里面锁住了。

 

苏末怒不可遏的开始敲门,员工们不敢直接往这边看,可她知道他们必定都伸长了耳朵听着。

 

敲了几声,门依旧没开,秘书走了过来小声道:“苏总,里面有人。”

 

秘书跟她好几年了,绝对的贴心贴肺,这一提醒苏末明白了。她也猜到了里面的人是谁,秘书这么提醒无非是想给她个台阶下来,别真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她苏末自己的面子也不好看。

 

可是今天,苏末下定了决心要捅破这层窗纸,她怕什么?他萧然都不怕,她何必遮遮掩掩?

 

“萧然,你给我开门,再不开门我踹门了。”苏末索性一嗓子吼起来,身后大厅里的员工就像被突然注入了兴奋剂一样,全都直了眼,竖着脖子往这边看。

 

她说到做到,抬脚就踢门,踢到第三下的时候,门不情不愿的开了。

 

“苏末,你干什么?”萧然压低声音不悦的把她拉进来,随手甩上了房门。

 

苏末被他甩的一个踉跄,站直了身体就看见总经理的位子上坐着一个女人。

 

没错,就是她从前的好朋友,秦晚!瞧她那样子,面色潮红,头发紊乱,小嘴像被狗啃了似的红肿,胸前的扣子都没扣齐,露着白花花的肌肤……

 

“萧然,秦晚,你们就这么**,非得大清早的在办公室里交配?”

 

萧然脸僵了僵,“苏末,你说话能不能斯文一点?”

 

“斯文?你俩在办公室滚还让我斯文?”苏末冷笑一声,随后绕到办公桌后面把秦晚直接从椅子上拎起来。

 

“谁允许你进来坐在这里的?公司是我的,这个椅子都是我的,你凭什么人五人六的坐在这里?”

 

苏末面色如冰,秦晚目光闪了闪,最后看向萧然,眼里升腾起一阵**的雾气。

 

“然,我早说了,我不该来这里,你看,末末这么生气,我又闯祸了,你们可千万别因为我再吵了,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关系。我……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苏末。苏末,你骂我吧,打我吧,只要别生气。”

 

秦晚捂着嘴呜呜的哭起来,苏末忍无可忍抬起巴掌对着那张潮红未退的小脸扇了下去,“好啊,我就来打一打你这张楚楚可怜的小脸。”

 

可这一巴掌还没落到秦晚的脸上,就被萧然冲过来截住了。

 

萧然发狠的攥着她的手腕,目光喷火,活像打算一口生吞了她,“苏末,你太过分了。这跟小晚没关系,是我的意思。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们已经完了,我要跟你分手跟小晚结婚。苏末,你认清现实,别再纠缠不清了。”

 

苏末看着这个相恋五年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一切特别虚幻。她的耳边仿佛还响着他的甜言蜜语,眼前还晃荡着他们第一次接吻时的样子,为什么眨眼间就天翻地覆一切都变了?

 

“苏末,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早就跟小晚在一起了,还记得前年你生日那天吗?小晚喝多了你让我顺道送她回去,那天我们就在一起了。我早就想跟你分手,可小晚善良怕伤害你一直求我别跟你分手。可现在,我不想拖了,小晚已经有了我的骨肉,我不能对不起她。所以苏末,放手吧,别再闹了,再闹都没有用。我铁了心。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回头了。我不爱你!”

 

萧然的话吐露了太多的讯息,苏末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秦晚呜呜咽咽的哭声在耳边回荡,苏末的眼睛盯上她平坦的肚子。

 

怀孕了?动作真快……不,也不能算快,他们可是二年前那天晚上就上过床的……

 

一边是她翘首以盼她的男朋友送人回来继续陪她过生日,一边是她的男朋友和她的好姐妹在床上翻滚。

 

二个画面在苏末的脑海中轮番交替,厮打的死去活来,把她脑子里最后一点理智都打没了。

 

“贱人!”

 

苏末咬牙切齿的喊出一句,抬起腿狠狠的朝着秦晚的肚子踢了过去。

 

秦晚下意识的伸手一护,苏末的脚蹬在了她的手背上,可就是这样,她还是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

 

秦晚发出杀猪一样的哭嚎,萧然慌忙松了手,奔到她身边,抱住她。

 

“然,我的肚子……肚子好痛。”

 

苏末的目光顺着秦晚的肚子看下去,看见她的屁股下面映出了一片红……

 

“小晚,小晚,你别吓我!”萧然喊的揪心揪肺。秦晚叫的哀声震天。

 

突然,萧然放开了秦晚,怒不可遏的冲过来,揪住了苏末的衣领,恶狠狠道:“你为什么这么心狠?为什么要伤害小晚?你知不知道小晚多善良,就是怀了孩子她还跟我说要打掉,劝我不要跟你离婚。”

 

“是吗?”苏末惨白着脸,讥笑道,“那正好也不用去医院了,在这就流了,没了这个孽种她也不用顶个未婚先孕的名声了。”

 

“你……”萧然才说了一个字,就听秦晚喊道:“然,我们的孩子……快送我上医院。”

 

“你不本来就打算流产的吗?还去什么医院?”苏末嘲笑的回击一句。

 

萧然瞪了她一眼,“苏末,我没见过你这么冷血的女人。”

 

说完,他又奔回秦晚身边,抱起她,抬眼对苏末道:“我现在没空跟你算账,但是苏末我告诉你,如果小晚和孩子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时候这个男人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了,扔下这句话之后就抱着秦晚冲了出去。苏末跟在后面,走出门扫视了办公室一圈。

 

员工们慌忙低下头不吭声,苏末知道他们心里都在笑话她,笑她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还把野女人带到办公室来鬼混。

 

可现在,她没功夫去揣摩员工们的心思,她得去跟去医院看看那个野种流掉没有。

 

驾着自己的大众CC,苏末这一路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对于秦晚和萧然的事,她好像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心痛,一个是她多年的好姐妹,一个是她爱的男人。结果这二个人鬼混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愧疚。他们在一起竟然有二年了,这二年里他们三人之间和谐的像一家人。就这样,孩子都整出来了,他们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一个就是严词厉色口口声声要分手,一个呢演戏的水平能拿奥斯卡小金人。

 

苏末觉得自己这一刻很邪恶,她希望那个孩子流掉,最好秦晚也受点什么创伤来个终身不孕什么的。二个欺骗她二年的贱人,有什么理由让他们花好月圆?

 

到了医院,很容易就找到了萧然,他正在手术室门口抱头坐着。

 

“怎么样?孩子流掉没有?”

 

苏末讥讽的开口,萧然就像被针突然扎了屁股的野兽一样跳了起来,“苏末,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狠毒?你就这么见不得我们好?”

 

“对,我就见不得你们好。我还希望秦晚干脆也死了,母子俱亡,一尸二命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你……”萧然气的发疯,干脆扬起巴掌甩了过来。

 

苏末料到他有这招,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没想到萧然一击不中更疯狂了,干脆扑过来揪住苏末把她抵到了墙上,死死的压着。

 

“我告诉你,今天如果小晚和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二短的,我……我一定让你偿命!”

 

“偿命?你就这么爱秦晚?杀人都肯干?”

 

苏末的脖子被衣领勒着,脸白的像张纸,可是她的唇边依旧掠出了讥讽的笑,在她的目光里萧然觉得自己就像小丑一样被这个女人深深的鄙视着。

 

“苏末,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咆哮着,手掐上了苏末的脖子,他用力很足,苏末顿时喘不过气来,没三秒钟,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她……真的要窒息而亡了。

 

绝密提示:搜索微信公众号:书丛  然后在公众号里输入1549 就可以阅读后面的章节了,记得不要告诉别人哟!

 

但是苏末就是苏末,她不会让这个男人就这么掐死她,就算死也要拉他做垫背。

 

所以,张嘴大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抬起了腿,用踢了秦晚肚子的那只脚狠狠的踢在了秦然的下面。

 

“**…”秦然哀嚎一声,同时楼梯口出传来一声:“萧太太?”

 

苏末捂着脖子大口喘着气,目光抬起顺着那声音看过去……

 

顿时,她的脑子风中凌乱了。鸭子?他怎么会在这里?要这么狗血吗?24小时内又遇见?还有,他为什么穿着白大褂?难道是个医生,晚上兼职做鸭子?

 

苏末的脑子里在一分钟的时间里滚过了无数种猜想。一分钟之后,男人走过来很自然的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他风轻云淡,苏末却窘的恨不得挖个地方把自己给埋了。

 

“没,没事,咳……”她想逞强,一开口却剧烈的咳起来。丫的萧然可真狠,掐的她脖子都快断了,一说话里面都疼。

 

“我看你还是跟我来看看吧。”男人说完就直接掐住了苏末的胳膊,把她往楼梯口处拽。

 

苏末本来想拒绝,可又怕萧然那一下真的把她的脖子掐坏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绝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在身体面前她也不争这口气了,乖乖的跟着男人上了三楼。

 

“还好,没有大碍,外面有些瘀伤。”

 

这男人看上去倒像模像样,拿着器材,脸色严肃,检查完了还开了处方,“给你开点药水回去擦擦。好的快。”

 

苏末盯着处方单上的龙飞凤舞的字,抬起头突然问了一句:“现在医生工资是不是特别低?”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下意识的把这个男人归于‘鸭’一类。虽然她明知他不是她昨晚上找的那个,但是保不准这男人自己根本也是那一类的人。否则,他一个医生,没事好端端的住什么豪华酒店?他住的起吗他?

 

男人写字的手顿了一下,挑眉看着苏末,没吭声。

 

苏末皱了皱眉,若有所思道:“不然呢,为什么你白天工作晚上要兼职卖身?”

 

她发誓她绝对是很认真的问的这句话。虽然窥破了别人的隐私应该很尴尬,可是同样这个男人也窥破了她的隐私,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觉得她和这个男人是‘亲密无间’的。

 

可这男人显然不这么想,他的脸,黯淡的如天色将晚,还是快要下雨了的那种。

 

“那你呢?你是男朋友劈腿,空虚寂寞冷所以出来买春?”

 

“我才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苏末立即摇头,转动了脖子又觉得疼,呲了呲牙。

 

男人目光沉沉,低头继续写东西。写完了,长指捏着处方单,伸到苏末跟前。

 

“萧太太,我记得没错的话,是你自己跑到我房间里来,又对我进行色秀的。占足了便宜现在又污蔑我的身份,这如果不是龌龊,那麻烦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他的话让苏末很不以为然,“我污蔑你的身份?你不是吗?那你说你一个医生好端端的跑去住什么豪华酒店?你是不是平时贪污受贿太多,钱多的没地方花,所以去消费?呵呵,人都说白衣天使现在就是白衣恶魔,我看也是,白天挣着昧心钱,晚上去高档酒店挥霍,医生大人,我真想举报你!”

 

苏末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大概是被萧然和秦晚那二个人气昏了头,竟然张嘴就想跟人吵架。

 

人郁闷到了极点总需要一个窗口去发泄的,也活该这男人倒霉,谁让他好死不死的又碰上来了?

 

苏末心中没有半点的愧疚。男人敛眉看着她,目光里折**千万种颜色。

 

“没话说了吧?没话说我就走了,还有,你记住,以后别来烦我。小心我举报你。”苏末站起来,夺过男人手中的处方单,指着他的鼻子凶神恶煞一般的警告他。

 

把财务骂一顿?没有丝毫的作用。现在最要紧的是追回财产.......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